從平昌望北京——中國冰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8-03-02 09:32:47 中國體育報

  平昌冬奧會閉幕式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將奧林匹克會旗交到北京市市長、北京冬奧組委執行主席陳吉寧手中,這正式宣告冬奧會進入“北京周期”。從平昌到北京,空中距離不足1000公里,從2018到2022,時間不過四年,但在平昌冬奧會的基礎上,實現北京冬奧會競技成績的大跨越、大發展,中國冰雪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飄升奏”仍是努力方向

  相比夏季項目,我國的冬季項目存在基礎差、底子薄、缺項多、短板明顯等問題,正因如此,針對我國冬奧會上的落后項目、潛優勢項目、優勢項目,中國冰雪人一直秉持“五星紅旗飄起來(參賽)、五星紅旗升起來(登上領獎臺)、國歌奏起來(奪冠)”,即“飄升奏”的梯次發展方向和目標。

  平昌冬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在參賽運動員數量、參賽項目、獲得獎牌項目等方面都達到了近幾屆冬奧會的較高水平,這說明我國冰雪項目的覆蓋面、人才基礎正在增強,厚度不斷提升。與此同時也應看到,以短道速滑、空中技巧為代表的優勢項目,在平昌并沒有發揮出最高水平,僅僅收獲一枚金牌??梢哉f,平昌冬奧會的“飄升奏”有成績也有遺憾。

  2022北京冬奧會,作為東道主,中國體育代表團的運動員數量、參賽項目勢必大幅提升(之前國際冰球聯合會已表態,將考慮直接授予中國男女冰球隊參加北京冬奧會的資格),這種情況下,如何讓落后項目更具競爭力,潛優勢項目更具突破力,優勢項目更具統治力,將是中國冰雪人必須攻克的三道課題。

  改革創新堅持不懈

  改革創新是社會發展的不竭動力,是體育事業不斷前行的力量源泉,也是冰雪項目攀登高峰的重要保證。平昌冬奧會,我國冰雪項目的改革創新取得了階段性進展。

  首先,通過跨界跨項選材,以雪車、鋼架雪車、跳臺滑雪、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為代表的多個項目均歷史性地取得了冬奧會參賽權,擁有田徑、重競技、短道速滑、體操等訓練基礎的跨界跨項運動員不但做到了對新項目的無縫銜接,也在強手云集的冬奧會賽場上展示出潛力和風采。備戰北京冬奧會,跨界跨項選材勢必發揮巨大作用。

  其次,隨著各單項運動協會實體化改革,我國冰雪項目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新機遇,利用更加靈活、開放的特制、機制特點,各單項運動協會在引進國外教練、出國集訓比賽、與國際組織溝通、協調等方面都將擁有更大主動性和自主權,將對“北京周期”和我國冰雪項目后續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再次,在“北冰南展西擴東進”的工作思路引領下,本屆冬奧會涌現出來自江蘇、陜西、上海等新開展冬季項目省市的運動員,使得運動員來源進一步擴大。值得一提的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運動員時隔24年再登冬奧賽場,速度滑冰項目的阿爾成哈孜·夏開尼還成為首位參加冬奧會的新疆少數民族運動員。作為滑雪的全球起源地之一,新疆開展冰雪運動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從2017年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與國家體育總局簽署《備戰2022北京冬奧會全面合作的框架協議》,全面培養和挖掘新疆冰雪運動人才,尤其是少數民族冰雪運動人才。我們期待著在2022北京冬奧會上,涌現出更多來自新疆和其他省區市的優秀運動員。

  抓住新增項目“牛鼻子”

  盡管國際奧委會一直嚴格限制奧運會的項目數量、項目規模,但幾乎每屆冬奧會都會進行項目調整,以平昌冬奧會為例,新增了冰壺混合雙人賽、速度滑冰集體出發、高山滑雪混合團體賽以及單板滑雪大跳臺等項目,移除了單板滑雪平行回轉比賽。

  作為2022年冬奧會的東道主,中國對新增項目應提前謀劃、提早布局。盡管目前距具體項目的出爐還有一段時間,但我們時刻要繃緊這根弦,力爭在新增項目上有所突破。

  與此同時,我們在平昌冬奧會暴露出的諸如“對于國外項目變化趨勢研究不夠”“比賽精細化程度不足”等問題,在“北京周期”應著力解決,為全世界呈現出一屆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奧盛會的同時,在競技成績上要有所進步、突破,給國人帶來驚喜和榮耀。(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靜 王晶 林劍 實習記者 何青漢)

責任編輯: zongbian

微博互動

头埋入双腿间被吸到高潮